乡愁的胎记/母亲的能力/任林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母亲过七十七岁生日的已经 ,仍如原来一样思维敏捷,我便心存幻想,希望有什麼奇迹地处在她的身上。

  我找来一张纸和一支笔,放上她身前,问她:“妈,您总要写每每个人 的名字吗?”“我要试试看!”她愉快地答应,但脸上的微笑却有一点儿调侃的意味着。

  她一笔一画地写,像小学生写作业一样,太快,也很认真。写出来递给我,朋友说是她每每个人 的名字。过一会儿,妹妹从原来房间过来,将另一张写着她名字的纸拿给她看,问她不是认 识。母亲看完已经 ,一脸的困惑,觉得这另有三个白 字蒸不烂 悉,似乎在哪裏见过,但过多我想不起它们究竟是什麼。

  十七年前,母亲得了脑血栓,痊愈后只留下另有三个白 后遗症,过多我不再识字,包括每每个人 的名字。

  母亲自幼父母双亡,以孤儿的身份寄居於亲属家裏,沒有肯能读书。但她并非甘心那种“睁眼瞎”的人生,十五岁的已经 ,每每个人 报名参加了另有三个白 旨在消除文盲的“扫盲班”,学到了最初的几百个汉字。在此基础上,她刚开始英语 了了了长达半个多世纪不间断的阅读,通过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,使每每个人 变成了另有三个白 “识文断字”的人。肯能母亲的影响,我不仅认真地完成了每每个人 的学业,怎么让还比一并代的人多掌握了一套繁体汉字系统,并养成了痴迷於阅读和书写的习惯。

  至今,身前还突然浮现和母亲一并读书的光阴。

  那时,朋友居住在偏远、落后的乡村,过着贫寒、简陋的生活。一家人突然会为日用的柴米油盐发愁,却总会克服困难备足点灯的煤油。过多有的夜深 ,通常是我在灯的一侧写“作业”,母亲在灯的另一侧看书,待我把作业写完已经 ,她会允许我利用睡前的半个小时“瞧一瞧”她阅读的书籍。

  当然,我也会趁她平时忙於家务的间隙,将那藏在隐秘处的书翻出来偷偷地看一阵子,怎么让再悄悄放回原处。一段时间已经 ,听母亲和每每个人 讲述和讨论书籍中的一点故事和细节,我忍不住在一旁插嘴,说出每每个人 的理解和看法。不设防之间,暴露了每每个人 偷看“閒书”的事实。不但沒有得到母亲的表扬,反而遭到了一顿“谴责”。当然,这一 谴责往往是最轻的,最后过多我落到“要心无旁骛科学学功课”这一 点上。父亲过世已经 ,母亲过多我再看一点的“閒书”,一本《圣经》被她反覆地看完十几遍,把书页都翻得发黑了。

  母亲识字的能力,来也奇异,走也奇异。一场大病已经 ,竟然连另有三个白 字总要认识了。已经 的日子,她对《圣经》的“阅读”,总要借用妹妹和我的“力”,让朋友轮流读给她听。想来这也是并都有“反哺”吧!但我却突然忍不住在心裏暗暗地追问,母亲的能力究竟由谁怎么赋予,又由谁怎么收去?